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法治天地>新闻内容
让绿色发展成为文明的标识
——我省垃圾分类工作综述之三
作者: 康传义 ​ 赵杨博        内容来源:陕西日报        发表时间:2019-07-08 07:52:25

    7月2日,将饮料瓶、包装盒等可回收垃圾分类打包并贴上二维码后,家住西安浐灞半岛的姚德强熟练地将它们投放至可回收物垃圾箱中。自西安浐灞生态区管委会推行生活垃圾分类试点以来,将家中的垃圾分类投放,已成为他的生活习惯。姚德强贴上的二维码,就是这些垃圾的“身份证”。对垃圾进行扫码、称重后,姚德强将获得相应的积分,在登录浐灞绿色积分商城后,可置换相应的生活物品,比如环保垃圾袋、洗衣液、洗发露等。

    据了解,这种以垃圾分类换积分、以积分换生活用品的方式,是西安浐灞生态区管委会学习了一些地方的经验后,结合本地实际推出的一项举措,在提高群众垃圾分类意识等方面效果明显。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垃圾分类方面,国内外有哪些好的经验值得我省学习和借鉴?为此,本报记者走访了相关部门管理者、在陕留学生和业内人士,听听他们怎么说。

    强制分类 恰逢其时

    “受益匪浅!”谈到今年2月去上海参加的全国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现场会,西安市城管局生活垃圾管理处副处长刘建斌感慨,“上海市把生活垃圾分为可回收物、有害垃圾、湿垃圾和干垃圾四类,并从产生源头到末端处置建立起了全流程、全周期的生活垃圾管理体系,有效实现了垃圾的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其中很多做法值得西安借鉴、学习。”

    从上海回来之后,刘建斌把上海市生活垃圾分类主要经验及做法归结为“强化组织领导,健全工作机制”“坚持全程管控,注重系统推进”“聚焦重点领域,突出四项举措”“推动社会参与,形成共治格局”“突出制度保障,确保长效管理”5个方面,第一时间在本系统进行了传达。

    具体来说,上海在前端通过为居民家庭建立绿色账户,完善激励机制,有效促进了市民垃圾分类习惯的养成;在中端运输环节规范作业标准,建立了清晰的垃圾分类清运系统,杜绝混装混运;在末端加大投入保障力度,至2020年年底,上海全市干垃圾焚烧能力将提高至每日2.08万吨、湿垃圾资源化能力提高至每日0.7万吨,可基本实现生活垃圾“零填埋”。

    “7月1日起实施的《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通过地方立法的形式,对生活垃圾分类投放、收集、运输、处置等全流程进行了规范,表明了上海进入垃圾强制分类阶段。”刘建斌说,“现在,上海很多小区都已经撤销了垃圾桶。居民必须按照集中投放时间,到指定地点分类投放垃圾。”

    不仅是上海,在垃圾分类方面,我国很多地方的经验都值得西安学习和借鉴。比如,为提升垃圾分类的知晓率、参与率,长沙市在开展垃圾分类的社区建立了“宣传员”“指导员”队伍,通过开展趣味活动来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深圳市对道路绿化垃圾在绿化树枝粉碎场粉碎后进行沤肥,或将绿化垃圾送到生物质电厂作为燃料;苏州在“苏州垃圾分类”微信平台开设了混收混运举报通道,市民如果发现混合收运行为,可直接在平台上进行举报。

    环保理念 亟须普及

    “刚来西安时,看到宿舍楼道里只有一个垃圾桶,所有的垃圾都混在了一起,我真有点不习惯。” 虽然来西安留学仅3个多月,但阿部嘉久已能讲一口流利的汉语。作为西北大学国际教育学院的一名日本留学生,来西安之前,阿部嘉久就读于日本佛教大学。

    “在日本很多大学,一套垃圾桶分为五类,分别是纸类垃圾桶、可燃物垃圾桶、不可燃物垃圾桶、塑料饮料瓶垃圾桶和玻璃瓶金属罐垃圾桶。”阿部嘉久介绍,“比如,我们要扔掉喝完的矿泉水瓶,就要先拧下盖子,然后撕开瓶身上的包装纸,把瓶子洗干净并压扁,再把盖子、包装纸和瓶子扔进不同的垃圾桶。”

    阿部嘉久告诉记者,不仅对学校,日本对居民区垃圾分类要求同样严苛。居民要按照规定的日期和时间段在规定的场所扔垃圾,如果错过了垃圾投放日,就只能把垃圾放在家里攒着,等待下一个投放日再扔掉。

    垃圾分类理念深入人心的背后,离不开制度的约束和规范。阿部嘉久说,为了倒逼民众养成垃圾分类的习惯,多年前,日本撤掉了公共场所的垃圾桶。如今,日本人外出时,会随身携带专门收集垃圾的袋子,将产生的垃圾装进袋子带回家去,或者分类后投放到附近便利店的垃圾桶里。如果有人随意丢弃垃圾,就会面临严重的经济处罚。

    不仅是日本,欧美很多发达国家也形成了较为完善的垃圾分类体系。比如荷兰,普通家庭通常都会有一棕一绿两个垃圾桶,分别装有机垃圾和其他垃圾。因为有专门的机构定期对垃圾桶进行清洗和消毒,所以荷兰的垃圾桶不仅没有异味,还非常干净漂亮。

    在学校垃圾分类设施不完善的情况下,阿部嘉久会把喝过的饮料瓶等有价值的可回收垃圾,放到垃圾桶旁边。“这样做,保洁人员就会把这些东西拿走卖到垃圾回收站,避免资源的浪费。”阿部嘉久表示,希望西安能进一步形成一套详细、科学的垃圾分类行为规范,推动人人形成“垃圾分类,从我做起、从家做起”的环保意识。

    阿部嘉久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就接受垃圾分类教育。日本小学生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参观垃圾处理厂。令人欣喜的是,环境教育特别是垃圾分类教育正逐渐融入我国教育体系。

    采访中,西北大学(长安校区)幼儿园的一名家长告诉记者,孩子所在的幼儿园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用垃圾制作手工艺品的活动,让孩子在潜移默化中懂得“垃圾是放错地方的资源”,逐渐养成良好的垃圾分类习惯。

    准确细分 任重道远

    作为西安即将于今年10月底投产运行的4个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项目之一,目前,光大环保能源(蓝田)有限公司的垃圾焚烧厂主体设备已基本安装完成。该项目总指挥助理张厚勤告诉记者,项目正式运行后,日处理垃圾量可达到2250吨,将有效解决西安东部片区垃圾处理问题。

    在确保项目有序推进的同时,张厚勤近期特别关注西安垃圾分类的进展情况。张厚勤告诉记者,垃圾“前端”分类是否准确到位,直接关系到“末端”垃圾焚烧厂能否高效运转。

    “我们已经在全国很多地方建立了垃圾焚烧发电厂。由于垃圾分类不到位,这些项目在运转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比如,进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中,会混入大量的建筑垃圾。这些垃圾不仅不可燃烧,还会给设备运行带来巨大的隐患。如果发现不及时,可能导致整个运转设备瘫痪。”张厚勤说,“如果垃圾分类做到位,有害垃圾、厨余垃圾和可回收垃圾就不会混在一起被运至垃圾焚烧厂焚烧,将大大提升垃圾焚烧厂的运行质量、最大程度减少对环境的污染和资源浪费。”

    垃圾分类带给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好处体现在诸多方面。比如,减少垃圾渗滤液的排放量、减少有害气体的产生、减少设备的磨损……“垃圾渗滤液污染物浓度高、处理成本高,主要是厨余垃圾所致。由于厨余垃圾没有单独分类处理,垃圾中渗滤液占比常常高达30%以上。这不仅大大增加了垃圾的处理成本,也影响了垃圾的焚烧质量。”张厚勤说。

    垃圾分类做好了,末端处理才能更高效。张厚勤告诉记者,在垃圾分类做得比较好的国家和地区,进入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很多都是干垃圾。在垃圾分类上,包括西安在内的全国很多城市,依然任重而道远。“我们的垃圾焚烧厂今年10月就将正式运行。大家期待着西安垃圾分类早日做到位。” 张厚勤说。

    刘建斌告诉记者,2019年是西安垃圾分类工作的攻坚年。在借鉴国内先进经验的基础上,西安将加快生活垃圾分类设施设备的配套和完善,做好再生资源回收点、可回收物分拣中心、大件垃圾拆分中心等的建设和管理,形成“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完整系统,努力实现垃圾的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