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人大工作>监督纵横>新闻内容
打好“灰色”污染综合整治攻坚战
——凤翔县人大监督非煤矿山整治工作纪实
作者:吕军虎        内容来源:本网        发表时间:2018-07-12 11:19:04

    川口河出山口的东岸,是凤翔县田家庄镇河北村,村上有一位78岁高龄的老汉,名叫亢峰。去年冬季,老汉一气之下将家里的二亩苹果树砍掉了。原因是粉尘太大,苹果的果面长出“黑点点”,去年邻近的齐村果农种同样苹果,每公斤卖了4元钱,亢峰老汉的苹果,每公斤卖了4角钱。从川口河出口往东行7公里,就到了横水镇东白村。今年6月走访调研时,听横水镇人大主席李海锋介绍,这个村有一位叫衡玲侠的妇女,管理有两座蔬菜大棚,由于靠近拉料石的公路,一天下来,大棚上的覆膜会洒下拇指厚的尘土,严重影响棚内蔬菜采光。
    从川口河出口往山里走,是凤翔县唯一的山区镇姚家沟镇,镇政府驻地是姚家沟村。全村有1756亩地种小麦,平均亩产430公斤,可靠近采石场的河道地,亩产只有200公斤。
    原因何在?就是遍布凤翔县北部山区的11户采石企业和22户粉石企业引起的。几十年前当地人用石灰石烧制白灰,如今随着混凝浇筑以及铁路、公路对碎石的需求加大,这些企业露天开采,将一片片青山“剃秃”。中央第六环境督察组向陕西省委、省政府反馈意见直言,这种现象让当地“森林植被稀少,水资源短缺,生态环境脆弱”。
    压力层层传导  需要冷静思考调研后再做决策
    中央环保督察的反馈意见发出以后,陕西省人大及环工委、宝鸡市人大及环工委分别作出重要批示,面对层层传导的压力,凤翔县人大一班人没有被困难吓倒,迎难而上。其实在早在2014年4月,凤翔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翔就带队专题进行过一月调研,基本掌握了情况,督促联系县国土局筹措资金。2015年,县人大换届后,分管城镇环工委工作的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邓辉四次深入县环保局、国土局和姚家沟镇、田家庄镇、横水镇实际调查。2017年12月,随着省、市、县三级人大专项督办通知的发出,凤翔县政府高度重视,精心安排部署,一场史无前例的治理“灰色”污染的攻坚战在凤翔县境内全面打响。能不能镇住采石和粉石行业一度比较嚣张的歪风邪气,不仅仅是执政能力的检验,更是能不能维护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考验。
    山体“伤痕”累累  这是一场没有退路的战斗
    “看到眼前山体上的道道伤痕,我们这里一年四季都尘土飞扬,整天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别提人有多难受。”凤翔县人大代表、姚家沟村党支部书记景锁堂气愤地说道:“村四周最突出的颜色已不是绿色了,而是山体被大面积采掘后留下灰色,村范围内的采石场占地不少,最大的一家占了100多亩地,公路西的山体已形成100米高的垂直悬崖,灰黑色山体裸露在外,上面留下炸石后的炮眼,地上的碎石就像戈壁”。
    陪同调研的凤翔县环保局副局长刘副宁坦言:“这种人为的悬崖和戈壁,治理起来难度很大,相比较而言,戈壁上面还可以覆盖一层黄土,撒一些草籽,慢慢恢复绿色。而这些垂直的悬崖,要在上面恢复绿色,求神仙也求不出好法子。”
    凤翔县县委常委、副县长刘关良态度坚决:“作为土生土长的凤翔人,不仅要对组织负责,更要为未来负责,我们必须守护好这方青山绿水。”
    铁腕综合整治  凝聚多方力量打好这场攻坚战
    川口河地区因蕴藏大量石灰石而著名,过去是因烧制白灰而采石,如今为浇筑混凝土以及路基处理而碎石,这个地区采石和碎石产业历史悠久。传统产业主要依靠当地人进行人工开采,近10多年以来,受价格上扬带来的巨额利润驱使,采石和碎石企业花大钱使用大型机械设备。相比较而言,人工作业对山体的创伤小,便于恢复。大型机械作业,日产量大幅上扬,但由于作业面大,对环境危害也越来也多,治理恢复的难度成倍加大。凤翔县人大环工委委员、县国土局副局长许敏哲介绍:“这些采石和碎石企业没有环保意识,只是一次性投入开采或碎石设备,露天进行作业,加之川口河地区石灰石基本上没有覆盖多厚的土层,不需要深挖,成本小,销路广,利润大。2016年以来这些企业开足马力昼夜生产。国土局和环保局白天联合执法,这些企业白天就关门停止生产,还用大型机械将出山的通道挖一道深沟,阻止车辆靠近作业场地。晚上10点过后,又打通便道,夜间生产,凌晨2点到5点集中向山外运送碎石。县公安局已停止炸药供给,这些企业就用碎石机;不给供电,自己携带发电设备生产。”
    2018年5月30日凌晨4点,随着现场总指挥的一声令下,经过侦查准备的700多名公安、安监、国土、环保、工信等执法力量分6路直达违法采石和碎石地点,现场拆除采石、碎石企业房屋108间,粉石设备或生产线28条,摧毁电杆79根,变压器19台,空压机10台。之后,又把场地承包给责任人,县、镇、村、组、户五级逐级签订责任书。一场旷日已久的“灰色”污染环境综合整治攻坚战以正义一方大获全胜暂告一个阶段,基本上实现了“设备移除,断电封路,房屋拆除”的整改要求。但要根本上铲除这些“灰色”污染源,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凤翔县国土局局长宋金让说:“川口河非煤矿区的植被恢复工作按照省上专家的估算需要一亿元的资金。”县招商局积极配合专项整治工作,已联系深圳一家高科技企业,利用石灰石资源生产地膜和皮革,海外市场前景良好。今年,县国土局在田家庄镇西劝读村试点,在采石和粉石后的场地覆盖80公分厚的黄土,试种黑麦草,今年阴雨盛,黑麦草已割了两次,粉碎深埋后,两年后可以将“生土”变成“熟土”,再种植粮食。
    “灰色”污染综合整治的监督工作如何开展,凤翔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王明明讲到:“我们不仅要听县政府说的,还要看县政府做的,重要的还是要督查成效如何。今后我们还将持续加力,跟踪监督问效,共同守护好人民群众赖以生存的这片绿水蓝天”。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