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市县人大>新闻内容
渭北水乡画卷徐徐展开
——渭南市临渭区人大持续关注渭北排碱工程
作者:王晓辉        内容来源:本网        发表时间:2020-01-09 15:05:00

    “三秦要道,八省通衢”。作为陕西乃至全国的粮仓,以前的小渭南市——如今的临渭区——无论是地理区位、生态地位,还是历史地位,都举足轻重。上世纪60年代开始,勤劳肯干的临渭人,在中省市各级的帮助下,一个旷日持久、与自然抗争又顺应自然规律的项目——渭北排碱工程,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结出累累硕果。进入新时代,临渭区人大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引,继续发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以“碧水环流、沟岸常青、湖水潋滟、芦苇荡漾、水鸟蹁飞、小桥流水人家”为目标,锲而不舍,持续发力,一幅渭北水乡画卷徐徐展开。

0102_7_副本.png

    一、被盐碱蹂躏的土地

    临渭区地处秦岭纬向、祁吕贺山字型、新华夏系和陇西旋卷四个巨型构造体系的交汇地区。南部秦岭山地,海拔800~2400米,中部偏南是黄土台塬,海拔600~800米,中部和北部为渭河平原,海拔330~600米。渭河经中部蜿蜒东流,在这里“吹”出了一个大喇叭型平原地貌。

    说是“吹”并不准确,这里几万年前,还在古三门湖的水下。几十万年前,关中平原是个大湖泊,地质学家叫它“三门湖”,后来逐渐东移至临潼以东,慢慢变小。由于渭河改道南移,这里就成了非排水湖,年久月深,湖水干涸后,丰富的矿物质就沉到了地下很深的土层中。

    俗话说,水往低处流。以渭河为界,北区地势平坦,东西平均宽27公里,南北平均长24公里。海拔高330~345米,面积约648平方公里,是一片实实在在的洼地,容易积水。

    俗话又说,物极必反。水少了,旱;水多了,涝。特别是排泄不畅的区域,地下水位的迅速上涨,往往把地下几十米深沉积了几十万年的以钠、钙、镁、硫等为主的化合物“涌”上地面,这些矿物质对农作物的发芽、生长、结果影响很大。“夏秋水汪汪,冬春白茫茫,只生盐蓬草,不长庄稼苗”,是千百年来渭北大地遭受内涝盐碱灾害面貌的真实写照。

    盐碱灾害不仅损害粮食产量,严重时甚至泡倒房屋,危及群众生命。据清焦联甲《新续渭南县志》载:“莲勺县有盐池纵宽十余里,卤中有东西二卤碱井”,轻则死苗,重则变为盐碱荒滩。

    本来,渭河是有排洪排碱功能的,但是上世纪60年代,渭河在潼关入黄口形成了“拦门沙”,排水作用削弱,导致渭北洼地的地下水位持续上升,灾害频发。

    1965年7月20日官路、凭信、交斜一带暴雨成灾。干河水深1~2米。云祥村地窖灌水,淹死1人,不少平地积水,民房被淹。

    1975年8月17—27日,渭河暴涨,流量高达5500立方米每秒,因受洪水顶托自流闸水流受阻,孝义公社明星、金滩、红星大队被淹没农田3700余亩,经济损失9.43万元。

    1976年10月,渭北出现了严重的内涝盐碱灾害,40万亩土地地下水位接近地面,10万多亩秋田不能收获和耕种,明水面积达5万亩,道路淹没,交通受阻,墙倒屋塌,经济损失达600多万元。

    1981年9月7日,正在扩建的任李排水站被淹。有的群众因房倒屋塌住院,有的群众因危房不能居住,寒冬腊月食宿在玉米秆搭建的临时草棚里。

    ……

    其实,治理碱化土地,历朝历代在这里耕作的群众都有热切期盼。渭北盐碱地治理始于秦代商鞅变法时期,“下田则进淤”,意思就是质量不好的田地,用有泥的河水来淤灌,慢慢就会把盐碱压下去,变成上等的田地。这是古代劳动人民治理土地盐碱化经验的总结。然而由于生产力低下和封建制度的缺陷,渭北内涝盐碱灾害反反复复。

    临渭区北部蒲城县南端有一个较大的卤阳湖,水的矿化度在每升15克左右;西部较远的临潼境内有石川河;东官路以东有早已干涸了的“干河”古道,南接渭河。 明代渭南县南志道里(今官路镇南志道村)出了一位将军叫石亨,正统十四年(1449年),助英宗复位被加封为“忠国公”,位显朝廷。石亨为了显耀祖宗,便利用权势,征调民夫在渭南、大荔两县交界开挖运河。北起洛河,经过官路、交斜到孝义镇东南入渭河,并在孝义镇东修建“石家桥”一座。只是运河未成,石亨便被朝廷处死,留下的“半截子”工程随后被开种为田,成为干河。

    如何解决土地碱化问题,历代水利专家苦苦探索。李仪祉在1937年《第二渭惠渠》一文中指出:“临潼、渭南渭河以北之地,多含碱质,井水多苦涩,故灌溉之外,须注重排水。”

    当然,还是因为生产力水平低下和制度等原因,那时候的人们对农田注重浇灌而且是大水漫灌,不注重排水,盐碱灾害时常反复,损失巨大。 灾情严重的地方,群众的收入就很低,更谈不上有能力去筹建新的排水系统。这样就形成了恶性循环。

    二、勾勒渭北平原美丽线条

    新中国成立后,渭北内涝盐碱灾害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关注。1966年,国家水电部在交口抽渭灌溉工程建设时指出:“为了防止灌溉后产生土壤次生盐碱化,排水工程必须与灌溉工程同时兴建。”

    从此,渭北人民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渭北排碱工程建设,这一干就是二十七年……

    渭北灌区排水工程建设从1964年开始,至1990年完工,历时27年,经过4次大的建设、扩建、改建,国家投资3390.42万元,群众投劳1661.03万个工日,建成较完善的排水网络,灌区地下水位得到有效控制,内涝、盐碱灾害基本消除。

    临渭区从1964年到1968年伴随着灌溉渠系的建设,依靠群众自力更生修建了11条干支沟,从1975年,尤其是1978年开始利用国家基建项目,至1984年5月,完成了续改建一期工程任务,干支沟控制面积达到65万亩,地下水位明显下降,   

    1985年至1990年完成了二期工程建设,配套完善了排水分毛沟配套工程建设。

    至此,临渭人民在党和政府领导支持下,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历时27年建设完成了以干、支、分、毛沟、沟道建筑物、自流排水闸、抽排机站为主要排水设施的临渭区渭北排水系统工程。临渭区渭北排水工程共控水面积82.57万亩,主要有东排、西排两大排水系统和西排、任排、柳排3座排水站;东、西干沟总长57.75公里,支沟41条252.11公里,分沟172条220.03公里,毛沟99条56.23公里。全区排碱沟总长586.12公里,各类建筑物2139座。   

    这些排碱沟纵横交错,密如织网,“托”起了渭北数十万亩良田,也托起了近50万群众致富的希望。

0102_1 (1)_副本.png

    三、再造渭北群众的致富渠            

    然而,受自然因素和人为影响,排碱沟道容易淤堵。科学估算,要确保排水工程正常发挥排水功能,清淤周期平均在5年左右,也就是说每5年要把500多公里长的排碱沟清淤养护一次。况且沟道纵横交错,多处于田间地头,有的流经集镇村庄,施工机械难以到达,加之部分群众挤占耕种,清淤难度极大。

    进入上世纪80年代,渭北经济高速发展,也带来了环境问题,污水排放,垃圾倾倒等问题屡禁不止,严重污染沟道水生环境。

    1981年,在原渭南市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第4次会议上,贾金成等人大代表提出了《关于要求解决被一线因地下水上升盐碱化严重引起群众吃水难问题》的提案,原市人大常委会高度重视,开始调研。

    1984年9月21日,原渭南市十届人大一次会议通过了《关于加强渭北排诚工程建设的决议》。时任人大常委会主任的席居正任渭北排检指挥部主任。

    之后,渭南市临渭区人大常委会持续关注渭北排碱工作运行情况。2010年,设立了渭北排灌局,每年拨给500万专业经费,出台制定了相关制度。2012年区水务局会同交口抽渭管理局编制了《交口灌区排水系统改建可行性研究设计》,预算总投资3.85亿元。

    自2010年起,临渭区人大常委会连续十年对渭北排检工程专项视察,要求区镇政府必须要有一名领导分管此项工作,秉承“为官一任,治水一方”的执政理念,规范管理,发挥职能,加强执法,增加投入,调动群众管护工程的积极性,努力把每一项排诚工程都打造成精品工程。

    2017年,区政府聘请西安理工大学生态水系规划设计团队研究编制了《临渭区渭北生态水系建设概念性规划》。

    在临渭区人大常委会的日常监督下,仅在2019年,临渭区排碱支沟工程项目总投资就达到2381万余元。十年来累计投资1.1亿余元。

    工程建成运行以来,全区经济发展迅猛,综合实力迈上新台阶,始终站稳渭南市第一方阵,形成了以葡萄产业为主的现代农业园区集群。其中下邽镇的渭北葡萄产业园被评为“中国葡萄之乡”。粮棉油果品质和产量不断上升,成为当之无愧的现代农业园区和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点。

    进入新时代,临渭区以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和系统治水的重要论述为指导,以排水工程为依托,实施水系联通、生态修复、景观文化、水污染防治和应急能力工程建设,改沟成河,推行河长制,打造纵横成网,十湖百塘星罗棋布的百里生态长廊和万亩湿地水面,变废为宝,变害为利,渭北生态水系建设规划构想蓝图逐渐展开……

    可以预见,在不久的将来,涝时排水,旱时蓄水,既排得出,又留得住,从而涵养水源,美化环境,调节气候,改善生态的大美关中水乡将呈现在渭北大地,富裕本地群众,陶醉八方游客。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