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理论研究

述职评议,坚持中的实践与探索

    述职评议是指地方各级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或任命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向本级人大常委会报告履职情况,接受人大常委会评议。在监督法实施以前,它曾作为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的一种有效监督方式被普遍使用。2006年监督法颁布后,一些地方人大不再进行述职评议,只是开展工作评议;而有的地方人大则坚持述职评议与工作评议同步进行。一直以来,关于述职评议的争议不断,述职评议工作也在实践中不断地发展和完善。

    立法上的分歧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为了加强对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或者任命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进行监督,一些地方人大常委会开始对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或者任命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进行述职评议,这一监督形式逐渐在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的不断实践与探索中得到推广。2006年8月,从酝酿到颁布,历时20年,期间经历了16年的草案起草,4年的四次审议,三易其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监督法》最终以高票获得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这部以使人大监督规范化、程序化为立法目的法律,却没有将述职评议这一被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作为监督工作的经验与亮点的监督形式写进去。因为在当时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述职评议是人大常委会监督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或者任命的干部的一种有效方式,目的是为了促进干部依法办事、廉洁自律,监督法应予以肯定;另一种认为述职评议尚处于探索阶段,各地情况不同、做法不一,更何况述职评议涉及人大监督与党管干部的关系,在法律中作出统一规定的条件尚不成熟。最终,后一种意见占了上风,述职评议作为“实践经验尚不成熟、各方意见不一致”的一种情况,以暂不作规定,待条件成熟时再做补充完善处理。

    争议中的执行

    2017年1月1日,监督法开始施行。一些地方人大因为监督法没有提到述职评议这一监督形式,就不再开展述职评议,而是通过工作评议即“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来实现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监督,即将述职评议引导到工作评议。更有甚者,有一种观点认为,监督法没有对述职评议做出规定,实质上就是“叫停”了述职评议。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用人决定权在党委,人大只要按照党委意图履行法律程序就行了,人大监督是多此一举;人大常委会的监督应该主要体现在对“事”的监督,通过监督“事”来实现监督“人”的目的,对“人”的监督应主要由党委来进行。

    有的地方人大认为,虽然监督法的监督形式中没有提及述职评议,但并没有否定人大对其选举或任命的工作人员的监督。监督法第八章对人大常委会关于撤职案的审议和决定作了规定。撤职,不同于免职或接受辞职,免职是因换届或届内因工作需要发生的职务变化,由党委作出决定,人大常委会依法作出免去职务的决定。而撤职案是由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主任会议向本级人大常委会提出撤职案,人大常委会对撤职案进行审议并作出决定。审议和决定撤职案就是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个人的监督。根据宪法和地方组织法,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可以罢免其选举的有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大及其常委会开展的询问、质询和特定问题调查除了针对具体工作之外,也可以对国家工作人员提出。既然人大可以对选举或任命的个人进行监督,那么,开展述职评议也就符合法律规定。因而有的地方人大常委会将述职评议作为人大依法行使监督权的一种有益探索,一直在进行着,也是因为他们的坚持,述职评议并没有因为监督法的实施而退出历史,而是不断地发展和完善。

    实践中的呼声

    监督法的颁布和实施对规范监督程序、突出监督重点,完善监督方式,推进民主法治建设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经过十年的实践,监督法实施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也逐渐凸显,这其中就包括对述职评议和工作评议的认识问题。一些地方人大工作者认为,监督法规定的地方人大监督缺乏明确性,监督对象发生偏离。根据我国宪法和有关法律规定,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人民代表大会负责,受人民代表大会监督。“一府两院”由人大产生,首先是指政府组成人员和法院、检察院相关工作人员由本级人大及其常委会选举或者任命产生,通过他们的履职来推动工作。而根据监督法只进行工作评议不进行述职评议,对事的监督多,而对人的监督力度缺乏,这种“对事不对人”的监督方式存在严重的弊端,导致工作处于重重包围之下,而个人行为却游离于监督法之外,存在治标不治本的问题。用工作评议代替述职评议也存在片面性。专题工作评议仅限于对工作的监督,而且一般人大常委会听取和审议的专项工作报告都是关系改革发展稳定大局和群众切身利益、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问题,有些政府工作如统计工作很难列入范围,监督工作范围不够全面。于是,关于开展述职评议,述职评议入法的呼声愈来愈高。

    坚持下的曙光

    2015年6月,《中共中央转发〈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关于加强县乡人大工作和建设的若干意见〉的通知》(中发〔2015〕18号文件)中提出,要“坚持党管干部原则与人大依法行使选举权任免权相统一”,“加强对人大选举和任命人员的监督”。全国31个省(区、市)积极落实《若干意见》,全部出台了贯彻实施意见,一些地方党委关于国家工作人员述职评议也做出相应的决定。比如《中共陕西省委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人大工作的决定》明确提出,“支持人大及其常委会对其选举或任命人员开展监督,各级政府组成人员、法院副院长、检察院副检察长每届任期内至少向同级人大常委会报告一次履职情况”。中央和地方党委的支持和要求,使人大开展述职评议工作更有了底气。述职评议作为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大常委会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一的有益探索,贯彻宪法和法律规定、落实党委要求、将任免权和监督权有机结合的一种有效形式,被一些地方人大重新启动,人们似乎看到了述职评议入法的曙光。

    探索中的思考

    在法律没有对国家工作人员向人大报告履职情况做出具体的可操作性的规范之前,各级人大在开展述职评议时要注意把握好以下几点:一是明确述职评议的目的。述职评议是坚持党管干部和人大依法任免的有机统一,目的是为了依法加强对选举或任命干部的监督,全面了解他们的任职情况和工作业绩,指出存在问题,促进解决问题,提高工作水平和整体工作成效,增强被任命干部依法行政、公正司法的自觉性,保持干部队伍清正廉洁,国家机关高效运转。二是述职评议要坚持党的领导。述职方案和在述职评议过程中发现的一些特殊情况,人大常委会党组要及时向同级党委报告,听取党委意见。三是述职评议要坚持民主、客观、公正的原则。述职评议工作组要认真组织调研,通过民主测评、个别谈话等方式,听取述职评议对象所在单位干部职工、基层人大代表、人民群众和有关服务对象的意见,广泛了解述职人员的履职情况,实事求是地形成客观翔实的调研报告,为常委会评议提供参考。四是述职评议要讲求实效。常委会组成人员对述职对象履职情况进行评议和民主测评,形成评议意见。述职人员要认真研究评议意见,积极整改,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和履职能力,确保述职评议工作开展得深入、扎实、细致,取得实效。

  

    (尚娟)

 

[打印文本]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