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学天地

春到汉阴山城

伍昆山

 

    从来谈论山城之胜景的,美其名曰:凤堰古梯田为先,其次凤凰俊峰,尤者便不胜枚举,不知从何说起。

    究其美,若无春,则美在其中便夺得三分之二而去,黯然失色。诗和春都是美的化身,美从何处寻?春到汉阴山城,不用多说,踱着步调往出来去一回,也就深深体味得到了。

    春到汉阴山城,没有打着一路狂奔的劲头儿,偷摸着几阵暖风,夹杂着冬日残雪的雨滴,就这样,她来了!

    过完了长期蛰伏的冬日生活,眼看着日子被春色一点一点的占据,新黄嫩绿爬上了枯枝,这时的山城,温美如玉,外润而内贞。若以人名冠以山城,那嚜春到汉阴山城,则可称作为四季中的“花魁君子”,当然,杜撰而已,自然界的美往往沾上人的痕迹,就显得苍白无力。

    山城的春,气温和暖,刚刚落过几阵子青黄不接的春雨,旷达其意、超尘脱俗的味道就生了出来,不知这时的山城,尚有痴情人否?妙曼的身姿,配上盈盈婉转的几阵鸟叫,或是泡一杯浓茶,带着一方凳子,手捧一本书籍,端坐在山城的柔弱骨子里,沐浴着充满生机与希望的暖阳,累了,打个盹儿,乏了,喝杯浓茶,赏春之山城,观人生百态。

    放了假,春初的日子也就慢慢散落下来,午末的阳光柔柔地推散在书桌上,我感到了桌子上平铺着一种漾着“肃肃花絮晚,菲菲红素轻。”的气氛,那是一种豪情、一种恬静、一种情趣上的闲情逸致,令人悠然、轻快。这时,或许面着从高山落下的春风,闭着眼睛,慢慢地放空自己,享受天地人和的至高境界,这种境界是平时所不能拥有的,也只有在春到山城的那个时节,才能获得。或许,粗鄙之人到了这个时节,也会暂放粗鄙之心,背着双手,摇头晃脑地念着几句诗文来。

    古往今来,写春的诗句、词条、散文、游记杂乱无堪,从未有人从本心出发去寻找春的宁静,一说到春,吟出“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那就不得了了,周围的人都会高看他一等,甚至连趴在地上的蚁儿都会列着队伍,欢呼着,这样的春,是失去了味道的,是让一些所谓的文人雅士玩赏坏了的,不是“春”。索性好的是,丁酉鸡年二月二十日,我在动笔找寻“春”的时候,春已经到达了山城,从山城的一角中,我忽的找寻到了失散多年的春的本质,那样的纯、那样的迷恋,甚至是都不敢再用这堆砌起来的文字来记录她,但我又没有画家的妙笔,只有用这烂了笔头的文字,一字一句的把心中的那座“春”越垒越高,越垒越大,直到把整个的心都填满。

    一眨眼,又是凌晨两点。透过窗户,外面的风呼呼的刮着,雨并不是很大,但是有力量,打在窗户上无声,击在地面却清晰可见。或许,山城的春是为了不搅扰到山城人的“春梦”,就这样“雨打窗户无声,击出万点地中棱”罢!

    春到汉阴山城,也许是我想得太多罢了!

[打印文本]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