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重要发布 >> 公告

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关于网上征求《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草案)》意见的公告

   

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关于网上征求《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草案)》意见的公告

 

 

 

《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草案)》已经陕西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33次会议审议。为了进一步听取社会各方面意见,现将草案及其说明予以公布。请社会各界积极参与,可直接登陆陕西人大网站(http://www.sxrd.gov.cn)提出意见,也可将意见寄送至省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法规一处(西安市南关正街109号,邮编710068),或者发送至电子邮箱:sxrdfgyc@163.com。截止时间:2017510日。

 

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2017410

 

  

 

  

关于《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草案)》的说明

 

——2017328日在陕西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上

陕西省文物局副局长  周魁英

 

主任、各位副主任、秘书长、各位委员:

   石峁遗址被誉为21世纪中国最为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先后荣获“世界重大田野考古发现”、“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等荣誉,引起了海内外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是5000年中华文化迈入文明门槛最重要遗址之一。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石峁遗址保护面临的形势日益严峻,立法工作刻不容缓。  

   为了有效保护石峁遗址,文物部门和市县做了大量的工作,为《条例》的制定奠定了基础,现就《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立法的相关问题说明如下。

   一、石峁遗址概况

   石峁遗址位于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高家堡镇,是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1年以来,陕西省文物局组织的考古工作取得了令世人震惊的重要成果。石峁古城兴建于公元前2300年,废弃于公元前1800年前后;城址以皇城台为核心,内、外城以石城垣为周界,绵延10余公里。城址总面积超过400万平方米,设计精巧、结构复杂、建构技术高超、保存良好,是东亚地区所见新石器时代规模最大的城址,展现了复杂的社会形态及王国都邑的宏大规模。石峁城址处于游牧文明和农耕文明的交错地带,是探索中国乃至东亚早期文明的一座里程碑,被誉为21世纪最为重要的考古发现之一。

   石峁古城是人类早期文明的重要见证,是5000年中华文明的重要见证,石峁遗址的发现彻底改变了人们对中国早期文明格局及发展高度的传统认识,被认为可能是我国上古时期“黄帝”部族都邑或与尧舜禹相关的都城。石峁古城考古发现引起了社会各界及政府的高度重视,专家们纷纷用“石破天惊”来形容,先后斩获“世界重大田野考古发现”、“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等荣誉,引起了海内外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成为彰显中华文明渊源流长、灿烂辉煌的重要载体和中华文明起源的核心示范区。

   鉴于极其重大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石峁遗址获得了多项殊荣,并连续入选“十二五”和“十三五”期间全国重点保护和支持的150处大遗址;作为体现中华文明发展主体进程的重点项目,纳入“国家记忆行动计划”;成为“十三五”期间我省最具潜力入选“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项目。

   二、《条例》制定的必要性

   一是依法保护管理的需要。石峁遗址作为我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重点项目。立法在满足申遗工作需要的同时也为提升保护管理提供了有力依据。二是依法合理利用的需要。利用石峁遗址、传承中华文明、弘扬民族文化等各项工作必然是长期的,立法必将成为开展合理利用工作的重要保障。三是依法处理文物保护与群众利益的需要。土地是石峁遗址保护、发掘、展示等工作的重要前提。石峁遗址所在土地属性为集体所有,2012年以来,随着遗址保护、发掘和展示工作,当地群众对遗址的期待值也日益提升,立法有利于调解文物保护与群众利益之间的矛盾。四是已有的省级立法可资借鉴。对于遗址本体保护,不乏省级立法的例子:陕西省颁布有《陕西省秦始皇陵保护条例》、《延安革命遗址保护条例》;其它省份有《山西省平遥古城保护条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吐鲁番交河故城遗址保护管理条例》、《黑龙江省唐渤海国上京龙泉府遗址保护条例》、《贵州省安顺屯堡文化遗产保护条例》、《辽宁省牛河梁遗址保护条例》等。

   三、《条例》解决的问题

   一是规范文物保护与群众利益。针对上面提到的问题,《条例》解决的首要问题就是土地的利用和管制,将石峁遗址的保护、发掘、展示等工作顺利推进,同时解决好保护与发展、保护与利用、保护与人民群众利益的关系。二是明确法律责任。《条例》立足遗址保护工作实际,以上位法为依据,借鉴外地立法经验,对相关行为的法律责任作了细致严格的规定;立足我省发展水平,对罚款数额进行合理规定;明确规定各项行为的处罚主体;针对遗址保护部门和单位及其工作人员的渎职行为,列举规定了追责情形,有利于强化工作监督,增强了《条例》的可操作性。三是明确管理机制。《条例》确立了遗址保护的分级管理体制,分级管理体制条理清晰,职责明确,将为遗址保护提供有力的组织保障。

   以上说明连同《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草案)》,请予审议。

 

 

 

 

 

陕西省石峁遗址保护条例(草 案)

 

   第一条〔立法目的〕  为了加强石峁遗址的保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条例》等法律、行政法规,结合实际,制定本条例。

   第二条〔保护原则〕  石峁遗址保护实行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原则,确保遗址的真实性和完整性。

   第三条〔政府职责〕  省人民政府领导石峁遗址保护工作,协调解决石峁遗址保护和利用工作中的重大问题。

   榆林市人民政府负责将石峁遗址保护工作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做好石峁遗址的保护、利用及相关管理工作。

   神木县人民政府负责石峁遗址保护规划编制和实施工作,建立石峁遗址保护和利用机制,做好石峁遗址的保护、利用及管理工作。石峁遗址保护规划应当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相衔接。

   神木县高家堡镇人民政府协助做好石峁遗址保护、利用及相关管理工作。

   第四条〔部门职责〕  省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负责组织石峁遗址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和研究工作,指导相关单位做好石峁遗址的保护和利用工作,对石峁遗址的保护和利用工作实施监督管理。

   榆林市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指导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做好保护、利用及相关管理工作,协助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对石峁遗址的保护和利用工作实施监督管理。

   神木县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依法对石峁遗址保护工作实施监督管理。

   省、榆林市、神木县人民政府其他有关部门应当按照各自职责,做好石峁遗址保护和利用的有关工作。

   第五条〔委托执法〕  有关行政部门,可以依法委托石峁遗址管理机构,行使相关行政执法职权。

   第六条〔机构职责〕  石峁遗址管理机构主要负责以下工作:

   (一)石峁遗址有关规划事项的落实;

   (二)对涉及石峁遗址的规划建设项目提出意见;

   (三)受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委托对石峁遗址考古工作进行监督管理;

   (四)与石峁遗址相关的文物和资料的征集、整理、收藏以及陈列展示;

   (五)组织对石峁遗址的展示和宣传培训;

   (六)开展学术研究和交流工作;

   (七)石峁遗址的日常保护和管理;

   (八)行使有关行政主管部门依法委托的行政执法职权;  

   (九)其他与石峁遗址保护管理有关的工作。

   第七条〔工作保障〕  神木县人民政府应当将石峁遗址保护和利用经费,纳入本级财政预算。省人民政府、榆林市人民政府应当对石峁遗址保护和利用给予经费支持。

   第八条〔鼓励支持〕  鼓励、支持组织和个人依法以捐赠、援助等方式参与石峁遗址保护。       

   第九条〔保护区域〕  石峁遗址保护区域包括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

   石峁遗址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由省人民政府划定并公布;保护范围或者建设控制地带的调整,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进行。

   第十条〔保护对象〕  石峁遗址的保护对象包括:

   (一)皇城台、内城、外城以及城址外相关遗址;

   (二)城墙、道路、房址、墓葬、祭祀坑、窑址、窖穴等遗迹;

   (三)陶器、玉器、铜器、石器、木器、骨器、壁画等文物;

   (四)构成石峁遗址环境特色所必须的自然、生态、地理环境;

   (五)石峁遗址保护区域内的其他应当依法保护的文物。

   第十一条〔保护范围建设规定〕  在石峁遗址保护范围内实施文物保护工程或者建设必须的基础设施项目,建设单位应当依法履行报批手续。

   石峁遗址保护范围内禁止下列活动:

   ()新建、改建、扩建与文物保护无关的建筑物、构筑物;

   ()占用或者破坏山体、植被、河流水系和道路;

   ()采沙、采石、开荒、放牧、修坟、深翻土地、种植危害遗址文物安全的植物;

   ()运输、倾倒或者存放易燃、易爆、剧毒、腐蚀性、放射性物品;

   ()擅自进行调查、测绘、勘探活动;

   ()焚烧、乱倒垃圾、野营、射击、狩猎;

   ()在文物及其保护设施上张贴、涂写、刻划、攀登、踩踏;

   ()在设有禁止拍摄标志区域内进行拍摄活动;

  (九)其他可能损毁、破坏或者影响文物及其保护设施、遗址环境风貌的活动。

   第十二条〔建设控制地带建设规定〕  在石峁遗址建设控制地带内实施建设项目,应当遵守下列规定:

   (一)建筑布局和形式与遗址环境风貌相协调,建筑高度不得超过9米;

   (二)未经文物勘查、勘探或者考古发掘,新建、改建、扩建工程不得开工建设;

   (三)不得新建、改建、扩建影响、破坏或者污染遗址环境的项目;

   (四)禁止开山采石、取土等破坏山体环境的行为;

   (五)不得进行其他可能损毁、破坏或者影响遗址环境风貌的活动。

   第十三条〔保护用地〕  神木县人民政府应当按照规定对石峁遗址保护区域设置保护标志和界碑,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移动或者损坏。神木县人民政府可以根据石峁遗址保护和利用工作需要,依法组织征收石峁遗址保护区域内的农村集体所有土地和地上建筑物、构筑物。

   第十四条〔风貌治理〕  在石峁遗址保护范围内,危害遗址安全、影响遗址历史风貌和自然环境的建筑物、构筑物,由神木县人民政府、石峁遗址管理机构依法治理。

   第十五条〔群众保护〕  神木县高家堡镇人民政府或者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可以组织成立群众性的文物保护组织或者确定文物保护员协助开展文物保护工作,并给予经费支持或者适当报酬。

   第十六条〔文物展示〕  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应当建立健全遗址展示的相关设施,科学合理地展示遗址及其所属文物。

   第十七条〔表彰奖励〕  省、榆林市、神木县人民政府对在石峁遗址保护工作中做出突出贡献的单位或者个人,可以依照有关规定给予表彰奖励。

   第十八条〔法律责任〕  有关行政部门、石峁遗址管理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在石峁遗址保护管理工作中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的,对其主要负责人、直接责任人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第十九条〔法律责任〕  违反本条例第十一条规定,由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或者石峁遗址管理机构依法处理,造成文物损毁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违反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规定的,由神木县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恢复原状,情节严重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二)违反第三项规定采沙、采石的,由神木县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恢复原状,情节严重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开荒、放牧、修坟、深翻土地、种植危害遗址文物安全的植物的,由石峁遗址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处2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

   (三)违反第六项、第八项规定的,由石峁遗址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处200元以上1000元以下罚款。

   (四)违反第七项规定的,由石峁遗址管理机构责令改正,处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或者由公安机关依法处罚。

   第二十条〔法律责任〕  违反本条例第十二条规定,由有关行政主管部门或者石峁遗址管理机构依法处理,造成文物损毁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违反第一项规定的,由神木县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情节严重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二)违反第二项规定的,由神木县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停止施工,责令限期改正;情节严重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三)违反本条例第三项、第四项、第五项规定的,由神木县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情节严重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第二十一条〔法律责任〕  违反本条例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由神木县人民政府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恢复原状;造成损坏的,依法赔偿损失,可以并处2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罚款。

   第二十二条〔法律责任〕  文物行政主管部门作出对个人处3000元以上罚款、对单位处10万元以上罚款处罚决定的,应当告知当事人有要求举行听证的权利。

   第二十三条〔法律责任〕  违反本条例规定的其他行为,法律、法规有处罚规定的,从其规定。

   第二十四条〔施行日期〕  本条例自年月日起施行。

 

[打印文本] [关闭窗口]